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律常识 澳洲改革不公平解雇法律制度
澳洲改革不公平解雇法律制度
出处:
发表时间:2008-3-31
浏览次数:3396

提要:1996年前澳洲全国范围有130多部不同的劳资关系立法, 6种不同的联邦与州劳资关系制度,以及超过3万种的工资水平分类,使澳洲的劳资关系体系过于复杂,也为澳洲的集体谈判带来种种不必要的麻烦。1996年澳洲通过《劳资关系法案》,为向全国单一制的劳资关系体系过渡打下了基础。为了加快全国单一制劳资关系体系的形成,2005年5月,霍华德政府推出“工作选择”新劳资关系制度改革,当年12月澳洲参议院通过了《劳资关系修正(工作选择)法案》。这项法案重在推动建立全国公平工资委员会,设定全国最低劳动标准;同时,也重点改革了近10年来一直实施的不公平解雇制度。

一、不公平解雇制度的主要内容
    1996年澳洲《劳资关系法案》确立了雇主不公平解雇行为的界定。雇员如因下列原因而被解雇,则被视为非法行为,这些行为包括:工会会员;非工会会员;任职雇员代表,正在行使或已行使雇员代表的职责;投诉或上诉某一雇主;种族、肤色、性别、性取向、年龄、生理障碍或精神智障、婚姻状况、家庭责任、怀孕、宗教、政治观点、种族或社会出身;拒绝谈判、制订、签订、续签、更改或终止劳动合同;因产假或其他双亲假而缺勤等。1996年起,不论雇员所在企业的规模大小都适用于《劳资关系法案》对于不公平解雇的规定。这在澳洲劳资关系立法史上首次将反就业歧视运用到不公平解雇立法的界定。
二、适用范围的改革及其影响
1、不公平解雇上诉受理的程序及豁免范围

    《劳资关系修正(工作选择)法案》修正了1996年的法律规定。新法律规定,不公平解雇制度仅适用于100人以上的企业。根据新法案规定,100人的企业规模是指,企业所有的就业期限1年以上的全日制、非全日制以及临时雇员。而这类企业的雇员就业必须在6个月以上(相当于试用期),且在就业前订立了书面劳动合同,才可以在被解雇后向澳洲产业关系委员会上诉不公平解雇行为。
    委员会在接受雇员的上诉后,如雇主认为其解雇行为理由正当,委员会则要召集听证会,以确定雇主的解雇行为是否不公平。同时法案规定,在决定是否召开听证会时,委员会也应考虑雇主参加听证的成本。如委员会决定不召开听证会,就要求雇主于雇员双方指定代表参加。如雇主的解雇行为正当,委员会驳回雇员的上诉;如雇主的解雇行为不正当,雇员的上诉则由委员会的合议庭审理。
    对于不公平解雇的争议,委员会也强调和解原则。新法案规定,参与和解的委员会官员不可以同时仲裁同一案例。对于不能和解的,和解失败的7日内,上诉的雇员可以选择委员会仲裁,也可以选择法院审理。
    新法案规定,总数100人以下(含100人)的企业免受不公平解雇法律的约束,也即这些企业的雇主可以随时解除与雇员的劳动合同。同时,对于因生产经营原因而对雇员解雇和裁员的,也给予豁免。澳洲产业委员会一般也不受理这类企业的不公平解雇争议。但这类雇员往往也通过反歧视立法、产业行动法案或其他普通法等手段进行司法上诉补救。
2、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最近澳洲政府改革劳资关系制度,目的就是为雇员提供最低的劳工标准保护,也通过改革不公平解雇争议处理制度,使劳资关系更具弹性,从而进一步降低失业率,特别是降低青年失业率。据澳洲政府测算,对100人以下企业豁免不公平解雇制度,可创造5-7.7万个就业岗位。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数据说明澳洲新的劳资关系法案的实施与失业率之间的直接关系,但澳洲近几个月的失业率的确呈连续下降的趋势,从去年底的5.3%连续下降到当前的5%,这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处于较低的水平。
    同时,此次劳资关系体系的改革,使不公平解雇法律豁免的范围也较广,从而使劳资纠纷的数量下降。与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相类似,澳洲的经济活动中,小企业数量占据了绝大多数。据统计,澳洲100人以下的企业占总数的97.2%,而100人以上的企业仅占2.8%。这意味着绝大部分雇员都被排除出了不公平解雇处理运作体系之外,从而降低了解雇的非常规成本,也将进一步减少劳资争议的数量。
    当然,这次改革也带来了一些争议。正如澳洲国内的一些劳资关系法专家撰文所指出的,《劳资关系修正(工作选择)法案》尚在议会听证辩论的时候,一些企业就在不公平解雇制度对100人以下规模企业豁免的规定上做文章,将一家大的企业分拆成若干个100人以下的分支企业,从而规避不公平解雇法律的制裁。据2006年6月2日《澳洲报》报道,有一家200人的企业被雇主分拆成2家100人的分支企业,该企业被解雇的雇员向法院申诉不公平解雇,但法院判雇主胜诉,这等于是法院默认了雇主对企业的拆分行为合法。这当中有澳洲法律对于母公司和子公司关系的界定比较复杂,核查成本比较高的问题,也有《劳资关系修正(工作选择)法案》规定本身存在的问题。但由于澳洲属于英美法系判例法国家,这种判决对于澳洲面上的劳资关系法律体系运作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对小企业实行双重劳工标准,在国际上并不鲜见,也可增强小企业的竞争力和就业弹性系数。尽管澳洲这次改革不公平解雇处理制度带来了一些争议,但是他们这种增加劳动力市场弹性的做法也值得我们借鉴。

研究室易善刚、谭友林编译整理